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4xAce脉脉达

残梦犹温随风雨 人间何处不天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编】《莺啼序》七首  

2014-07-05 17:24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摘编】《莺啼序》三首 - 汇士4xAce - 4xAce汇士
2014.11.11更新
图:网络
文:
【0】林中伊人(
2014.11.11更新
【1】林中伊人(
2014.8.12更新
【2】宋词(1932.4.28 - 2013.9.2; 三首)
【3】南宋 · 吴文英(约1200 - 1260; 二首)
编:4xAce汇士



林中伊人 ·《莺啼序 · 相思绾》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
 莫笑芳心几度痴,红尘一念正深时。
 为君再作莺啼序,瘦笔凝情寄婉思。
—— 题记

2014年10月09日 - 林中伊人 - 林中鸟语吟风醉 伊人卜筑自幽深


晨时倚轩绣户,蓄寒风翦
双眉蹙、揉卷珠帘,素颜孑影轻
秋尽也、黄花瘦去,柔肠寸结相思
泪湿罗衫袖,谁将花事同

半世魂牵,未忘盟约,等他朝对
记初识、一念尤痴,共吟三生夙
戏林间、芳心许罢,化蝶舞、舍身长
不忍离,娇语嘤咛,誓言千

红尘绻绻,旧迹依依,抵流光暗
君与我、韶华渐减,锦字小笺,细数来回,积堆玉
天涯恨别,鸳鸯两处,重重山水重重岸,
倦伶仃、苦把愁云
经年落寞,几度盘算归期,唯恐情深缘

夕沉迟暮,望断孤鸿,滴滴横波
弄纤指、琴声撩
梦里巫峰,休负卿卿,犹是今
衾帏又冷,残灯枯守,倾怀执笔新词捻,
向空楼、邀月频招
那堪幽绪绵绵,无计消除,酒斟盏



林中伊人 ·《莺啼序 · 相思吟》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
秋风散闲起舞,惹飞红坠
凭栏望、小径幽幽,暗添眉上愁
绪如织、柔情几缕,韶光即逝芳华退
大雁含悲去,锦书又怕空

旧事依稀,拈花问取,昔日因谁
鸳鸯梦、梦断天涯,回眸偷洒珠
弄瑶琴、离魂半曲,指尖泻、黯然伤
锁心扉,点点缠绵,流年抛

与君初遇,林鸟娇啼,晚春时节
怜妾命、红丝独系,一诺清欢,再结尘缘,怎堪逃
人间连理,莲开并蒂,山盟海誓深深许,
这般痴、共伴三生
横波顾盼,喉头哽咽沉声,何惧相思牵

纤云凝碧,露渐沾衣,瘦影阶前
恨途远、迢迢难
默数归期,素纸铺陈,灯下吟
苍凉写尽,词中残韵,千重眷恋丝丝积,
唤檀郎、夜静无从
轻轻帘卷推窗,月色偏移,菊香细



【原编】《莺啼序》六首 - 汇士4xAce - 4xAce汇士
 


宋词 ·《莺啼序 · 一》一九六五年六月六日
海隅正怨飘泊,况腥风冷雨。
荷锄晚、乱发萧萧,模糊汗血尘土。
茅檐静、三更过后,梦魂渺渺无归处。
向昏窗暗泣,离合悲欢几度。

十里后湖,芳堤携手,趁柳烟花雾。
背人初、系同心结,话儿低低倾诉。
记潜来、花深径窄,又招惹、蝶忌蜂妒。
忍牵衣,蜜约叮咛,休将人误。

当时年少,壮志凌云,把功名换取。
方赢得、六月佳期,凤烛绮筵,翠袖红妆,双双起舞。
帘下梳头,杯底浅唱,罗帐交颈鸳鸯宿,
留恋时、浪打风流去。
秦淮明月,夜深越过女墙,偏照不眠思妇。

繁华事散,江水东流,愁云锁两浦。
至此际,恩爱轻抛。
擘钗分镜,泪眼相看,哽咽无语。
山盟犹在,锦书偷寄,茫茫来日无归计,
漫相思、望断天涯路。
卿卿今夕灯前,从头细想,伤情何许。



注:
一九五五年六月六日后湖 定情,一九五六年六月六日结婚之期,今日又到六月六日,已十载矣!虽经离异,犹有复婚之约,故心有所念,情有所系,夜有所梦。
自来农场后,书信往来,余心 少慰。来信称,余去之信被人偷拆,嘱余信中慎言。
甚愤!诸多小人,必欲拆散余之婚姻,已达目的,仍不罢休,必欲置余死地而后快。
一九六五年六月六日。

宋词 ·《莺啼序 · 二》一九六六年六月六日
年时旧梦已断,惟相思未绝。
相思又、寸寸成灰,泪亦点点似血。
曾经过、生离无算,白头共约如金石。
便雷峰塔下,应存白氏贞烈。
 
似水柔情,如梦尘缘,几度阴晴月。
而今铸、就终身错,伤心种种难说。
从今后、天涯万里,总相逢、人事非昔。
只时时,犹记后湖,花枝柳色。

书生贫贱,君已成名,初系同心结。
自嫁了、侍妆晓镜,待舞深宵,南北随车,弦繁管急。
年去年来,风风雨雨,怜君薄命真如叶,
君念我、无用常飘泊。
不禁春风,淫淫吹起杨花,醇酒妇人罪孽。

书到眼前,分明非梦,痛肝肠欲裂。
细思量,平日性情。
别时言语,山盟海誓,都成虚设。
当初误君,今君负我,十年落得两行泪,
到黄昏、独自枕边滴。
孤魂归梦江南,人去楼空,难寻旧迹。



注:
三月初返回农场后,挑担挥锹,又投入春耕。未几,批判“三家村”见于报端,风云又变,“文 革”初起,来势甚猛。余遭流逐,已至穷途,恐再蒙不测之祸,如惊弓之鸟,日夜惶惶。
五月间,突接兰来信,信中表示与余划清界线,再无关系,今后断绝书信来往,言辞冷酷,情甚决绝。苏州别后不久,突生此变,负复婚之约,究为何故?细思之, 恐处于政治压力之下,乃作此表白,以取得领导信任。此决绝信,即表态书也。既已离婚,何必再伤余心,天地之间一丝真情都不容耶!适逢六月六日,再赋长调。
一九六六年六月六日。


宋词 ·《莺啼序 · 三》一九六九年六月六日
端阳匆匆过了,正满城风雨。
佳期近、此时情绪,都在眉头心底。
真如梦、那堪回首,悲欢十二年间里。
算而今尝尽,人间辛酸滋味。

浦口斜辉,石城春晚,家门何处是。
梧桐旧、院依然在,楼上灯窗笑语。
人去也、莫敲绣户,料空锁、房中燕子。
念此间,几度欢歌,几番悲泪。

拭乾泪眼,暂抛离愁,后约为君许。
因不肯、低头忍辱,蜗居淮海,风雷激起,中年意气。
功过莫测,投阁未成,囚车示众金陵市,
生和死、已作等闲视。
X X X X,偏偏难舍君情,未了枕边虚誓。

春恩当日,宠柳娇花,记舞筵歌席。
今相见、洗净铅华。
衰颜残鬓,囚窗买粥,蓬头挑水。
隔楼遥望,咫尺天涯,南农真是伤心地,
料从此,团聚无期矣。
茫茫来日方长,人还不老,心犹未死。



注:
从南农回来,省话排演《大桥》。余每日做杂工、钉布景,仍继续写认罪书。住一斗室,下班后去酒楼小饮,少解凄苦,聊慰孤寂。
又到六月六日,苦雨凄风,更添愁情。经此劫难,人事全非,情为何物?然余情未尽,长夜苦吟,今后不再作此长调也!
一九六九年六月六日。



《钦 定词谱·莺啼序》定格:
四段二百四十字,第一段八句四仄韵,第二段十句四仄韵,
第三段十四句四仄韵,第四段十四句五仄韵

平平仄平仄仄,仄平平中仄【韻】。
中中仄、中仄平平,仄中中仄平仄【韻】。
中中仄、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平平仄【韻】。
仄中平中仄,中平中中平仄【韻】。

中仄平平,中中中仄,仄中平中仄【韻】。
中中仄、中仄平平,中平平中中仄【韻】。
仄平平、中平仄仄,中中仄、中平平仄【韻】。
仄中平,中仄中平,中平平仄【韻】。

中平中仄,中仄中平,中中中中仄【韻】。
中仄仄、中中中仄,中仄中中,仄仄平平,仄中中仄【韻】。
中平中仄,平平中仄,中平中仄平平仄,
仄中平、中仄中平仄【韻】。
平平仄仄,中中中仄平平,中中中中平仄【韻】。

中平中仄,中仄平平,仄仄平中仄【韻】。
仄中仄、中平中仄【韻】。
仄仄平平,中仄平中,中中中仄【韻】。
平平仄仄,平平平仄,中平中仄中中仄,
仄平平、中仄平平仄【韻】。
中平中仄平平,中仄平平,仄平中仄【韻】。

【摘编】《莺啼序》三首 - 汇士4xAce - 4xAce汇士
宋 词(左)、吴祖光(右)、新凤霞(右上相框)



根据 《二十世纪诗词文献汇编》:
宋词,1932年4月28日出生于河南省安阳县南吕村; 2013年于9月2日4时25分逝世,享年81岁。
1949年4月参加南京文工团。
从1952年开始从事戏曲创作,先后任职于南京市文联编创室、江苏省文化局剧目室、江苏省文联创作组。
1960年至 1985年在江苏省话剧团、扬剧团任编剧。
江苏省作家协会一级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。
著有《宋词诗词集》、《情路吟》诗词集, 戏曲剧本《穆桂英挂帅》、《花枪缘》、《喝面叶》、《状元打更》、《玉簪记》、《贺家姐妹》,短篇小说《落霞一青年》,中篇历史小说集《书剑飘零》,长篇 历史小说《南国烟柳》、《一代红妆》,电影《一叶小舟》,电视剧《李香君》。
《穆桂英挂帅》曾获全国优秀剧本奖,由梅兰芳改编为京剧演出。

南宋 · 吴文英《莺啼序》二首
【其二】
残寒正欺病酒,掩沈香绣户。
燕来晚、飞入西城,似说春事迟暮。
画船载、清明过却,晴烟冉冉吴宫树。
念羁情游荡,随风化为轻絮。

十载西湖,傍柳系马,趁娇尘软雾。
溯红渐、招入仙溪,锦儿偷寄幽素。
倚银屏、春宽梦窄,断红湿、歌纨金缕。
暝堤空,轻把斜阳,总还鸥鹭。

幽兰旋老,杜若还生,水乡尚寄旅。
别后访、六桥无信,事往花委,瘗玉埋香,几番风雨。
长波妒盼,遥山羞黛,渔灯分影春江宿,
记当时、短楫桃根渡。
青楼彷佛,临分败壁题诗,泪墨惨澹尘土。

危亭望极,草色天涯,叹鬓侵半苎。
暗点检、离痕欢唾。
尚染鲛绡,亸凤迷归,破鸾慵舞。
殷勤待写,书中长恨,蓝霞辽海沈过雁,
漫相思、弹入哀筝柱。
伤心千里江南,怨曲重招,断魂在否。



【背景:】
吴文英在苏州生活了大约十年,其间,他与一歌女深深相爱,后纳之为苏妾,有一段幸福安宁的生活经历。苏妾离去后,吴文英痛苦不堪。在与苏妾分离后的几年内, 他创作了大量的怀人词,追念昔日幸福爱情,抒发对离人的深切思念,苦吟内心深处之怨。其怀人词情韵深挚,典雅华美,多义晦涩,充分体现了他的词风特色。吴文英与苏妾那一段真挚的感情在今日仍显可贵,他们的分离是梦窗心中不可磨灭的痛,或者因为失去于是收获,梦窗吟怨,在他一遍遍书写孤独和思念中给了他心灵的自由,他的轻易和不轻易给后世留下了巨大的文化财富,他的怀人词今日读来未失半点风采
【汇评:】
*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:全章精粹,空绝千古。
*陈洵《海绡说词》:通体离合变幻,一片凄迷。
*刘永济《微睇室说词》:作此调者,非有极丰富之情事,不易充实;非有极矫健之笔力,不能流传。
*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春晚感怀,字字凝练,句句有脉络,绵密醇厚,兼而有之......篇法完密。
【赏析:】
《莺啼序》是词中最长的调子,全词有240个字,概为吴梦窗首创,显示出他的卓绝才力,具有独特的价值。这首词集中地表现了梦窗的伤春伤别之情,在结构上也体现出其词时空交错的显著特点 。夏承焘说:“集中怀人诸作,其时夏秋,其地苏州者,殆皆忆遗苏州遣妾 ,其时春,其地杭者,则悼杭州亡妾。”我们且看作者的情丝如何在今与昔,苏与杭之间自由穿行。

第一段,写现实,自己在爱妾死后,犹自在苏州伤春 。语气舒缓 ,意境深长。词人将伤别放在伤春这一特定的情境中来写 。时值春暮时节,残寒病酒,“天时人事日相催 ”(杜甫《小至 》)。开头第一句,已将典型环境中典型情绪写出,并以此笼罩全篇,寓刚于柔 。这时词人闭门不出,但燕子飞来唤我出游,好象说,春天已快过去了。于是“驾言出游,以写我忧 ”。词人在湖中看到岸上的烟柳,不禁羁思飞扬起来。羁情化为轻絮,随风飘荡,正如此时词人的思绪一样,似乎所起有因,但终不知归于何处。词的承接处大都在前段之末或后段之前,多数用领字或虚字作转换。吴文英的词,则往往用实句作承转,不大用领字 。这就是所谓“潜气内转”,是词人与其他词人不同的地方 。何谓“潜气 ”?就是人的内心深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潜意识,它具有深微幽隐而非表达出来不可的情感力量 。少用领字,增加了理解上的难度。“潜气内转 ”,只要发现贯穿词中的情感线索,其义自现。耐人寻味正是梦窗词的独特价值之一。作者写到这里 ,其情愫就像轻絮一样随风游荡,随风展开;而下面三段所写内容,便都包含在此三句中了。

第二段追溯杭州刻骨铭心的情事。从《渡江云·西湖清明》这首描写杭州情事的词可以知道时间是清明时分,地点是西湖,词人开始是骑马,后来“傍柳系马 ”,转入水路 ,通过婢女传书暗通情意。“倚银屏、春宽梦窄,断红湿、歌纨金缕”二句,是写初遇时悲喜交集之状 。“春宽梦窄”是说春色无边而欢事无多;“断红湿、歌纨金缕”,意思是,因欢喜感激而泪湿歌扇与金缕衣。“瞑堤空,轻把斜阳,总还鸥鹭”三句,进一步写欢情,但含蓄不露,品格自高。

第三段写别后情事 。“幽兰旋老”三句突接,跳接,因这里和上片结处,实际上,还有较大距离。此段先写暮春又至,自己依然客居水乡。这既与“十载西湖”相应,又唤起了伤春伤别之情。正是通过这种反复吟咏,将伤春伤别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。于是从别后重寻旧地时展开想象 ,回首初遇 、临分等难以忘怀的种种情景 。“别后访”四句是逆溯之笔,即一层层地倒叙上去 。先是写“林花谢了春江”,然后写“瘗玉埋香 ”,暗示人也已随花而去,美人原本就常和花联系在一起,所以这句是风景和人事兼道。于是逆溯上去 ,追叙初遇。“长波妒盼”至“记当时短楫桃根渡 ”,这是倒装句 ,应该是:“记当时短楫桃根渡”,“长波妒盼 ,遥山羞黛,渔灯分影春江宿”。这几句是当时艳遇,伊人顾盼生情,多么艳丽,即使是潋滟的春波,也要妒忌她的眼色之美;苍翠的远山也羞比她的蛾眉,而自愧不如。
因旧情难忘,所以在重访时又念此情。这几句相对于第二段亦是再次吟咏,当时在西湖上偷传情意以及后来的欢爱再次呈现在读者眼前,但是所用意象不同,而且体现出创作之理也不同,这次抒写已经有了生离死别的意味。

第四段淋漓尽致地写对逝者的凭吊之情。感情深沉,意境开阔。因伊人已逝去,词人对她的悼念,历经岁经年 。但“此恨绵绵无绝期”。词人在更长的时间中,更为广阔的空间内,极目伤心,继续抒写他胸中的无限悲痛之情 。“危亭望极,草色天涯,叹鬓侵半苧 ”所见之景已侵染上作者的伤痛 。“殷勤待写,书中长恨,蓝霞辽海沉过雁”所写之信亦是充满遗恨。是:“伤心千里江南 ,怨曲重招,断魂在否;所闻之曲也是为了招魂而演奏的。层层加深,都在极力渲染凭吊的巨痛。也有睹物思人的回忆:“暗点检 :离痕欢唾 ,尚染鲛绡 ,亸风(钗)迷归,破鸾(镜)慵舞”。“鸾镜与花枝,此情谁得知?”镜台上饰物凤翅已下垂 ,而鸾已残破,暗示镜破人亡,已无从团聚。

总之,作者将美人迟暮、伤春伤别的情感娓娓道来,反复咏叹。层层深入,值得细细品味。另外,从中国古代文学比兴寄托的传统来看,艳情多和身世之感交织联系在一起,梦窗此词写爱情,但亦可从中领略其身世的哀叹。



【其三】
横塘棹穿艳锦,引鸳鸯弄水。
断霞晚、笑折花归,绀纱低护灯蕊。
润玉瘦、冰轻倦浴,斜拖凤股盘云坠。
听银床声细,梧桐渐搅凉思。

窗隙流光,冉冉迅羽,诉空梁燕子。
误惊起、风竹敲门,故人还又不至。
记琅玕、新诗细掐,早陈迹、香痕纤指。
怕因循,罗扇恩疏,又生秋意。

西湖旧日,画舸频移,叹几萦梦寐。
霞佩冷,叠澜不定,麝霭飞雨,乍湿鲛绡,暗盛红泪。
綀单夜共,波心宿处,琼箫吹月霓裳舞,
向明朝、未觉花容悴。
嫣香易落,回头澹碧销烟,镜空画罗屏里。

残蝉度曲,唱彻西园,也感红怨翠。
念省惯、吴宫幽憩。
暗柳追凉,晓岸参斜,露零沤起。
丝萦寸藕,留连欢事,桃笙平展湘浪影,
有昭华、秾李冰相倚。
如今鬓点凄霜,半箧秋词,恨盈蠹纸。


【赏析:】
这是吴文英晚年所作的一首恋情词。词中借咏荷而抒发了一生的恋爱悲剧,也饱含了对造成这种悲剧的封建礼权和封建制度的反感。此词是一首带有明显的主观抒情特点的咏物词。

全词共分四叠。第一叠将出水芙蓉的美艳与抒情对象巧妙地结合起来,生动细致地刻画了所恋女性的优美形象 。“横塘”在苏州盘门之南十余里。吴文英曾在此寓居,这里以倒叙方法,叙写当年的一个片断。他们在湖中乘舟穿过荷丛 ,观赏、戏弄着湖里的鸳鸯。她在晚霞中“笑折花归”,“花”指荷花。“绀纱低护”指红黑色的纱帐遮掩了灯光,室内的光线暗淡而柔和。“润玉瘦 ,冰轻倦浴,斜拖凤股盘云附”,形象地刻画出有似出水芙蓉的女性形态之美 。“ 润玉”喻人;“瘦”是宋人以纤细为美的美感经验;“ 冰”指的应是冰肌玉骨。“凤股”为妇女首饰,即凤钗;“盘云”是说妇女发髻 ,盘绾犹如乌云。“银床”为井栏,庭园中井畔常栽梧桐,所以诗词中“井梧”、“井桐”之类更颇多见。桐叶飘坠的微细声响引起了他心中秋凉将至的感觉。

第二叠写作者所处的现实环境。时光飞逝,往事已隔多年。燕子归来,旧巢不存,惟有空梁,比喻心爱的人已经离去。风吹竹响,引起作者的错觉,以为是故人敲门,但很快便意识到,故人再也不会象以往一样叩门而入了。这里借用李益“开门复动竹,疑是故人来 ”(《竹窗闻风》)诗句。因竹而思及故人,因故人又想起与竹有关的另一件事情:“ 记琅玕、新诗细掐 ,早陈迹、香痕纤指。”琅玕,指竹。当年她在嫩竹干上用指甲刻字,香痕犹在,但已成陈迹,睹物思人 ,旧情不堪追记 !“罗扇恩疏”,是她当时的怨语,现在竟成事实,特别感到后悔和自责。由此又引起对于往事的种种回忆。

当年两人夜泛西湖 ,“画舸频移 ”,两人在荡漾的轻波中缓缓地挥动双桨 。她感极而泣,“綀单”即单薄的布被 。“綀单夜共 ,波心宿处”,俩人厮守船中,她为自己的知音尽情歌舞。兴奋欢乐,使她容光焕发,毫无倦意。这段描写使人们不由产生关于青春的欢乐、真挚的情感、浪漫的趣味的联想。这时词意忽然逆转,以叹息的语气描摹出西湖情事的悲惨结局:“嫣香易落”。“嫣香”以花代人 。“回头”与“几萦梦寐”相照应,合理地插入对这一段艳情的回忆。结尾处痛感往事已烟消云散。这一叠词,有头有尾,在描写中又处处体现物性,予人们以一种朦胧之类。

西园是吴文英寓居苏州时所住的阊门外西园,在那里他曾多次与所恋的苏州歌妓幽会。所以感伤和怀念的地往往在此。这叠词是作者追叙在西园的又一段艳情 。“吴宫”借指苏州某处,或者就是西园。他与苏州的恋人在垂柳掩映 ,湖岸横斜的“吴宫幽憩”,“晓岸参斜,露零沤起”暗示时间由夜到晓。“桃笙”即凉席 。“湘浪影 ”,是说竹簟花纹就象湘波之影。“有昭华秾李冰相倚”,是指与美人同此枕簟。黄山谷有诗云:“秾李四弦风指席 ,昭华三弄月侵床。我无红袖堪娱夜,政要青奴一味凉 。”秾李、昭华,是贵人家两个女妓 。这里借指其人的歌妓身份。“丝萦寸藉,留连欢事 ”,含蓄地表达了夏夜两人之欢。全词以“如今鬓点凄霜 ,半箧秋词,恨盈蠹纸”为结。词人已是霜鬓了 ,“凄霜”谓凄苦之情使自己鬓发斑白,表明多年以来饱受旧情折磨。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,吴文英仅是一位多愁善感的文人,对于现实无能为力,即使对于自己情事的不幸也无法挽回,因而只能写下恨词来悼念曾爱过的不幸女子 。“秋词”意为悲凉之词;“箧 ”,竹箱 ,“蠹纸”为虫蠹过的旧纸,言词笺已陈旧。多年积恨,写满蠹纸。由此可见这是作者以一生的两件爱情悲剧写成的血泪词。

这首经过高度艺术处理的咏物抒情词,内容十分丰富,是吴文英一生情事的总结。作者以曲折变换的词笔表现出来,借以掩饰心中那不愿为人所知的情感秘密。而这种奇幻曲折的笔法,恰好代表了梦窗词的艺术风格,堪称词作中的上品。


【摘编】《莺啼序》五首 - 汇士4xAce - 4xAce汇士
吴文英(南宋词人)

吴文英(约1200~1260),字君特,号梦窗,晚年又号觉翁,四明(今浙江宁波)人。
原出翁姓,后出嗣吴氏。与贾似道友善。《宋史》无传。
一生未第,游幕终身,于苏、杭、越三地居留最久。
并以苏州为中心,北上到过淮安、镇江,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、无锡惠山,及茹霅二溪。游踪所至,每有题咏。晚年一度客居越州,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,后“困踬以死”。
有《梦窗词集》一部,存词三百四十余首,分四卷本与一卷本。
其词作数量丰沃,风格雅致,多酬答、伤时与忆悼之作,号“词中李商隐”。
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8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